当前位置:首页 搜索学院

自媒体“黑社会”

发布时间:2021-01-09

  (速途网专栏 作者:瞬雨)去年某次茶间,一位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的记者朋友问我:“你也是自媒体吧?”当时我就不知道该怎样回答。时隔一年,我仍然惶恐不知如何作答。

  要回答这个问题,我首先必须反问自媒体的定义:若自媒体的范畴是包括博客在内,那么论及开博撰文的历史,我当然是自媒体,但提问者显然所指非也;若只计较当下流行的微信微博,那么以我絮叨的频率,也勉强算得;但是若自媒体这个词特指被百度、新浪、腾讯这几家圈划出来的那一小搓“授予者”,我又显然没有这个“资格”。

  什么是“授予者”?首先是那些得到腾讯扶持的微信公号;然后还有《百度百家》,作为百度的自媒体平台,它最近频繁召集自媒体人的线下会议;前不久新浪也和360、UC联手隆重推出《微博自媒体》计划,为数不多的大V被邀请参与到该计划当中,每月按阅读量发“薪水”。

  寄身百度百家也好,立足《微博自媒体》计划也罢,都是在要求自媒体人按平台站队。虽然百度百家标榜旨在推动“百家争鸣”,并且在平台上开设了“高管论坛”、“财经”、“体育”等共六个栏目,但因为百度所在互联网行业,所以我注意到互联网类别的作者数就超过了整个平台的半壁江山。如果你在百度百家的文章中搜寻关于百度本身的评论,那么会看到“山河一片红”,除了歌功颂德,还是歌功颂德,根本不可能找到一篇抨击百度产品或者批判百度战略的文章。“百家”们真心明白自己该服务于谁、又该反对谁。

  同样的,微博自媒体计划标榜“给最好的作者”,这让我很纳闷。因为微博本身就是自媒体,为什么还要搞个画中画的“微博自媒体”呢?原来是新浪和360要对纳入他们计划内的自媒体人发饷。多一点的,一个月能有万把块,少的也有一两千。正所谓“吃人家嘴软”,你在被纳入的自媒体当中自然不可能看到对金主的批判。

  看过小说《陆犯焉识》(张艺谋电影《归来》原著)吗?那个一生追求学术自由的陆教授,就因为不愿意随波逐流地站在或左或右的某一队当中去,所以无论革命前还是革命后都坐了牢。不站队的自媒体人当然还不会坐牢,但选择不被收编就等于被边缘化,影响力和持续生存能力都会大打折扣。

  除了平台,自媒体还是另外一支幕后力量的傀儡:企业公关。总览自媒体文章,百度百家也好,微信、微博也罢,在最活跃的IT和互联网行业,超过90%以上的内容是企业软文或者产品枪稿,乐视、小米、360、百度、联想……不是吹捧自己,就是挤兑碾轧竞争对手。而这些软文的背后,都是企业公关的推手。因为我自己所拥有的自媒体“属性”,每天都能收到公关公司通过微博私信、QQ留言等方式寻求合作,直接询问“直发、转发的价格”。如果这就是雷布斯、贾布斯以及马自然、红衣主教们口口声声推崇的互联网思维,那祖师爷乔布斯真是死不瞑目。

  在平台和公关公司的双重约束和“激励”下,自媒体俨然已是无需顾及媒体道德的黑社会。也许如互联网的“旗手”们所说,自媒体替代传统媒体是一个必然,但如果是被这样黑社会化的“自媒体”逼得平媒走投无路,那平媒真是死得比窦娥还冤。无论是报纸、杂志这样,还是电视广播,所有的传统媒体都有相当明细的规则和底线:刊登和播出广告是得到明确标示的,平媒在版面上予以区分,电视广播则以时间分段;若是遭遇软文,平媒也有醒目的区域切割,读者一目了然。然而在被平台和公关公司塑造的傀儡自媒体上,软文却被打扮成了一篇篇评论、乔装成了使用感受、甚至真心肺腑,用来欺骗读者。中央网信办前不久发布的《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》虽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约束谣言的滋生,但对于自媒体的论边站队和公关挟持却无能为力。

  正如小米黎万强所说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“人人都是自媒体”。真正的自媒体不应该是这些寄身于某某平台、手握多少粉丝的江湖侠盗,而是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网民。

  作者:瞬雨 经济观察家,自由评论人

  《环球时报》特约评论员,《中国科学报》金融专栏作者,成都电台FM105.6《谈股论经》特约评论员,成都Merriheart(美丽心灵机构)心理治疗与青少年成长专家组成员

上一篇: 为什么VC风险投资者需要你提供数据并持续更新?
下一篇: 百度权重值是什么?分别是多少?

Copyright © 2012-2021(tech.sysprice.com)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

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素材、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,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,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。

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!